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647273疯人院常驻病人 高三咸鱼
然而入了ES新坑 主推knights主厨岚,总体来看是个全员推(不)看不透会长所以立场摇摆x不吃cp所以什么都能接受拒绝r18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摸鱼】苏言

◎花色是暗示,两种理解皆可
◎婶婶视角,刀的戏份很少(喂)


又是阴雨蒙蒙的日子,紫红色的紫阳花仰着湿漉漉的面,努力为灰色的世界添上色彩。


她像端着黄金美玉般捧着苏言机,在走廊朝外侧坐下。


淅淅沥沥的雨声里,响起了刀剑男士们模糊而清晰的声音。


“来来,今天主人是主角~”


“主君!恭喜您就任一周年!”


……


八音盒和苏言机一同缓缓转动着,她看着一团团紫红色的紫阳花,想象他们撑着油纸伞徜徉在花丛间的样子。


不知他们现在可好……?


苏言机不知疲倦地播放着,八音盒把世界套入无尽的轮回中。在熟悉的音色里她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再醒来已是傍晚,黏着雨珠...

既咸鱼又不咸鱼吧,上周六挖地的时候一心二用就错过了10000整……残念。
截图也是上周六。
其实早就万战了,毕竟可是【用手机】硬生生肝到大包平的人啊我。
今天也安心地栖息在某处的本丸吧,过着我向往的生活,寂寞又热闹地。
距离上一次的截图已经有六七个月了,如截图所示地,因为ipad的罢工只能用电脑,不过,也很好,至少减少了抠ipad的时间。虽然也没拿来做什么像样的事,但心里至少好受一些。
九月,由于ipad登不上刀剑而跌入阴阳师的巨坑,现在就造成了二坑并入的艰难境地……并且两边都是纯种非洲人。
似乎变态不喜欢来我本丸和庭院呢【划掉
岁月绵长,且行且浪,嗯。
其实太刀里缺了5个髭切膝丸的刀帐格子x
_(:з」∠)_...

记录一点小事

很多事,哪怕再珍惜也会消失。
时间流动得无情刻毒。
明白,终有一日,我们天各一方,无人再在那个小镇相会,看着不同的万家灯火,依靠着回忆,荒芜剩下的无数春节。
草垛,小湖,薄雾,猫,半开的门。
鱼,雪,鹅,枯树,羊。
每年都有好多要说给你听啊。
每年都有好多想和你分享啊。
每年都是在你的陪伴下度过的大年夜啊。
我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那些时刻,将不紧不慢地到来。悠闲得气人。
再怎样珍惜也是无力,该逝去的终将逝去,唯在脑中冰封成永恒,随我入坟墓。

在不经意间看到他。
他比了个老土的剪刀手,还是笑得一脸傻样。他在那棵树下像是要掰一根枝条。
看到他的笑,原本在寻找有趣之处的我的笑容却凝固起来。
——照片是个好东西,这样我...

【爷婶】送别【并不是长亭送别

→这个婶要退休了。
→拖拖拉拉
→自我解释居多,可能会引起不适。
→微虐
→起因是和旁友的一次讨论,结论果然是和爷谈恋爱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_(:з」∠)_

以上

本丸的黄昏如过往无数个日子一样到来,幽碧的池塘里鱼儿浮起来呼吸夕阳,小桥静谧地架在池上,几十年如一日。隔岸的枫林红得晃眼,对于老眼昏花的审神者而言更是如此。
16岁,她“嫁给这个本丸”,与时间溯行军抗争了49年,今天,正是她退休回家的日子。
当然她不是没有回过家,亲戚朋友也曾来参观过。她不止一次面临选择哪边的问题,每一次,经过万分纠结后,她依然选择留下。
49年,曾经的花季少女一点点褪色为花甲老妪,皱纹在静止的时间里爬上脸庞,笑容在温暖的和日...

【原创】隔过时间的重逢

一个平凡并套路到不能再平凡套路的故事。
BG,甜【?
只是很想写写安静的感觉,然后由于没怎么检查过指不准会出很多bug,也有些是觉得没必要刻意说了稍微想想就通了x

----正文
又来了。
连续好几天,梅都被一个晶蓝光点所困扰。它在黑夜里摇晃着,仿佛长明灯般永不熄灭。而习惯了夜晚黑暗的梅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晚也是如此,她刚刚熄了灯,光点立刻亮了起来,还满屋子跑。
她有些生气,跳起来尝试去抓那个光点。然而光点闪避极快,轻松躲过了梅的左冲右突,不经意间梅已经来到了门前。光点顿都没顿,径直穿过了木门。梅气急败坏地打开门,光点正耀武扬威地悬在半空。
梅后脚蓄力,借助魔法的推动冲到和光点同样的高度。她觉得这次一...

关于《一次就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这首歌虽然是“夏洛写给秋雅”的,但今天面对着那张只有我一个人的餐桌,突然觉得听出了一种亲情。
我和老姐啊,就是从吵吵闹闹中走来的。
我看着她,说着讨厌,其实很憧憬,她是我的骄傲啊。
那个已经消失的地方,不正有着阳光吗,有自由的空气,那正是我的天涯海角,没有烦恼的角落,那里六个人的生活,是我唯一的想要。
———面对着,一个人的餐桌。
一次就好,我们一起走到天荒地老啊。

悼/这是什么同人吗【滑稽

七月半,写给你。
【oocoocooc,油鸡话挺多的没这么沉默,还有他应该会对这情况做出更符合现代科学的解释
其实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啊
阿康是康特尔【这谁

*
男孩有些不知所措。
尽管他长得很高大,有些虚胖,但还是能一眼看出,他不过是个男孩。
男孩不太好看,甚至可以说,有些糙。
他背着一个斜挎包,照相机微微从包里探出了一角。戴着黑框眼镜,走路有些驼。
他穿一件蓝色短袖黑色中裤,他从盛夏走来。

男孩看着周围的景色,有些不知所措。
周围是冰蓝的花海,绵延不绝至他看不清的远方黑暗里。地形起起伏伏的是无数的小山丘,山丘顶上沉睡着无数宏伟的大理石十字架,十字架上搭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锁链。整个空间里有明明暗暗的光点,正是...

100天的信

今天是审神者就职第100天,尽管这么说,真正玩的天数不知道有没有50天。学习是正业,学习是正业,学习是正业。
缺的刀的话,还有爷爷小狐明石号叔sada酱博多后藤,都是超级难捞的究极boss啊_(:з」∠)_不过我应该还算是个亚洲人吧,四花数珠丸欧短不动物吉源氏兄弟胡扯兄弟,在5000战未到的时候都拎包入住了(包在哪里)。
真的很感谢大家,如果死后能见面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地一一感谢,尽管带队的讲真是我,但认路的找刀的都是队长们,辛苦了,然后感谢。
至今为止最要好的刀大概是鹤丸,捞到的新刀数毫无疑问地超越其他所有刀,担任近侍的时间也是。然而,由于时间长主力队又不是第一部队,也算是长期被冷遇?...

dream whisper

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在看神奇宝贝的时候,突然出了珠珠。
再之前,特别想要的鹤球突然在热带雨林的爆笑生活中跳了出来。
那种感觉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不真实。
之前的百般渴望、祈求,却胜不过一个惯常的无心。
珠珠大概真的有人格吧,虽然我的无心有点奇怪,但也是无心啊。
在最后20分钟的真·死亡冲刺中见到你,是要多大的幸运。我都没有整理好我的心情,便见彩色斑斓。
原来我做得到,只要不停不停地努力。原来人最大的武器就是没有武器,你渴望的划算的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只需要你微微移开视线就能得到。人是要有目标,但更多时候只需要低下头猛冲,或者边看着路边风景边徐步慢行,终点会在这不知不觉中到达。不需要功利地盼望“这...

够了我已经要够短刀了🙃不想说话世界再见。
不捞到虎弟数珠丸髭切死不瞑目😌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