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是个智障
喜欢脑补和自虐
感想、同人和原创混杂,随心所欲
一直没有写大女儿的故事,希望有朝一日能写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灯花】爱

有改造或者捏造的部分,请发挥想象自行填补逻辑漏洞(???) 
 
十分ooc,不过说真的灯姐和花语音故事资料都很少,都像是在跟一个小角色说话的感觉,所以没什么参考价值…… 
 
文笔很垃圾,只是一个相遇的妄想,当架空看吧hhh
 
废话说的够多了,请—— 
 
“咦,花?” 
 
“啊啦啊啦,这不是青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呵呵,说起来也是呀……所以,你也被晴明大人召唤到这里来了?” 
 
“晴明……大人?那个人类是值得你以‘大人’相称的吗,区区人类?” 
 
“没有错。人类。” 
 
 
青行灯和彼岸花很早就相识了。 
 
一日,青行灯在讲完第一百个怪谈后打开鬼门,禁不住好奇,自己也踏了进去。 
 
她乘着提灯晃荡着腿,幽幽地跟在那些倒霉鬼身后。她看着他们哭丧着脸进了秦广王厅,又带着更绝望的表情走出来。 
 
“我的怪谈,可不是白听的呢……”青行灯小声说。 
 
越往前走,那阵隐约的恶臭越浓烈。青行灯记得前面就是三途川了,亡者们要渡过这条河前往楚江王厅。 
 
川中充满了浮尸腐肉,黑色天幕下河面显出渗人的血红。不知是它本就呈红色,还是亡者的血将它染红的。青行灯看着无辜的人们挣扎着哭喊着掩着鼻子拨开油状厚重的水面,她的面上无喜无悲。 
 
她飘到河岸上方,热烈扑鼻的盛大香气突然将尸臭完全盖住,不管是喊声还是扑腾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淙淙水声萦绕耳畔。她往下看去,才发现河畔漫开一片壮阔的彼岸花海,它绵延至视线的尽头,最后消失在无尽黑暗中。看来三途川的血红色,有花海的一份力。 
 
“喂,那边的青色小姐。” 
 
青行灯一时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便没有任何反应。 
 
“……那边那个在红色花丛上的青衣小姐?” 
 
青行灯置若罔闻。 
 
“你是故意无视我吧青光大姐?!”声音怒了。 
 
还没等青行灯反应过来,两束细长的红线从花丛中射出,捆紧了青行灯的腰,并以坠落般的速度将她扯下提灯带向花丛。 
 
迷醉的香气徘徊在鼻尖,被红线吊在花丛中,青行灯缓缓睁开了眼。 
 
眼前是一张素白艳丽的女子的脸,微卷的黑发柔软地遮在面庞两边。她躺在地上,大丛大丛的彼岸花在她身边绽开。 
 
“现在不能无视我了吧,青色大姐?” 
 
青行灯没有回答,只是自顾环视四周。黑色的天幕,寂静浓香的红色花海,耳边淙淙无尽的水声,以及身下的红衣女子。 
 
“啊啦,再不说话的话,就这样成为我的花泥吧?真是可怜了你的好脸蛋呢,呵呵呵……”女子放肆地笑起来。 
 
青行灯缓缓转过头来正对女子,轻轻说:“如果寂寞的话,你要不要听我的怪谈?” 
 
 
自那之后,亡者之间便有传言,说彼岸花海里时常有青蓝蝴蝶出没,有时远方天空甚至会有一盏青行灯隐隐发亮。 
 
 
“……然后,以津真天只好又一次,踏上寻找栖息之所的旅程。”青行灯手边的蝴蝶消失,同时故事也迎来了结束。 
 
彼岸花沉吟良久,最后不屑地说:“果然,人类是低级又肮脏的生物啊。” 
 
“是呀……但是即便是那样的人类之中,也有愿意为以津真天提供庇护所而不谋求黄金羽毛的。可这样的人,最后都被贪念怂恿的其他人诽谤、排挤甚至闯入宅中以抢走以津真天。”青行灯不无感慨地说,“座敷童子也是如此,人们为了它可以争到六亲不认。” 
 
“那样的异类,我也遇到过一个。不过那是很久以前,我还愿意去人间走走的时候,”彼岸花把玩着她的仙鹤,“一队兵士行军恰逢大雨,行路艰难而又亟需食物。为首的,叫‘将军’的那个人恳求作为妖怪的我救救他的部下,为此他愿意下黄泉和我在一起。尽管大部分人类对誓言和约定都出尔反尔,但他不一样——所以他来到这里,成为了我的花泥。” 
 
“你把他带下地狱只是为了吃掉他吗?如果是为了解闷的话,留着不是更好?”青行灯问。 
 
“他要是在三途川停留太久,十王不就会拿我是问了吗?而一旦被彼岸花海消化,他的灵魂便也就此消失——不,在我的身体中,永远和我在一起……” 
 
“花……有时候还真是残酷呢。” 
 
“……啊啦,我唯独不想被青说哦?论为自己快乐而使人下地狱的数量,青远远在我之上吧?” 
 
“……那倒是无法反驳。” 
 
“但是我现在很快乐,因为有青在,”彼岸花缓缓地抬头,望着头顶漆黑的天空,“青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吧……无论是多美丽芬芳的花海、多悦耳的水声,时间长了,就都厌了。没有人陪我说话,即使去了人间,看到的都是些肮脏龌龊的人类。与其和他们打成一片,我宁可回到这里看他们受苦。所以,青,那个,谢谢你。” 
 
“因为就怕寂寞的程度来说,我更胜一筹——否则我现在应该嫁了人,生了孩子,整日对夫君唯唯诺诺低声下气——所以我一下子就能体会到你的心情,”青行灯握上彼岸花的手,“和花在一起,我也很快乐。不管对你说多少个怪谈你都不会死去,说多久太阳都不会升起,说多少都不会厌。若要感谢,也是由我来说。” 
 
两人相视一笑,青蓝的蝴蝶在绯红的花瓣上翩舞。 
 
 
宅子深处,一间有着窗子的小隔间里,青行灯和彼岸花把盏对坐。 
 
“后来你说要回一趟人间继续搜寻怪谈,结果便一去不回了。我实在无聊,便通过你留下的鬼门,没多久就被召唤至此,成为那个可恨人类的式神。”彼岸花愤愤地说。 
 
“其实我也差不多。但并非没有机会离开,只是我现在对离开这个庭院,感到有些不舍。” 
 
“不舍?你竟然会觉得和人类在一起比和我……” 
 
“这个宅子里,有一只以津真天。”青行灯打断了彼岸花的质问,“不仅如此,善良、邪恶、风雅、庸俗、高尚、自私,不管什么样的式神都齐聚一堂,你能想象吗,那个大天狗经常和妖琴师合奏,花鸟卷和书翁畅谈,辉夜姬和追月神同室相居……这里能诞生无限的故事,我怎样也无法离开。而且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确是在寻找怪谈的人间旅途当中。” 
 
“……”彼岸花盯着酒盏中的月亮,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一只蝴蝶停栖在杯盏边缘。 
 
“成为晴明大人的式神后,我终于能再一次沐浴在阳光之下。他并非常人,而是一位能打通阴阳,将妖怪与人一视同仁的大人。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式神愿意聚集在他的身边,拥戴,并心甘情愿为其所用。只要尝试,你一定能明白我说的话。” 
 
彼岸花叹了口气,“既然青都这么说了……” 
 
然而,其实她早在与青行灯重逢之前,便已接受了现实。 
 
——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了。 
 
——已经不想再回到那些暗无天日的时光了……永远。 
 
——可是青,我好想见你。 
 
两人举起酒盏,就着明月清辉一饮而尽。

————————
其实石蒜就是大蒜味的样子,香气啥的emmmm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