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是个智障
喜欢脑补和自虐
感想、同人和原创混杂,随心所欲
一直没有写大女儿的故事,希望有朝一日能写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灯花】华

oocoocooc,理由同很久以前的前篇【爱】

自我解读过度,因为是一口气打完的,bug肯定有,大概会改动

【爱】【中】【我】之后的结尾

很俗气的故事真的很抱歉x


——

“然后,就是你曾经讲过的故事了。真的很神奇,你补充的那些细节大部分都是对的,果然知我者唯青。”彼岸花苦笑道。

“对不起啊,我讲故事很没意思吧?”她自嘲道,“但是我绝不后悔,只要如我所愿地戏弄人类然后再将他们折磨至死——如同他们曾对我做的那样——我就觉得心情畅快,花儿们也饱食养分。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讲,我都不会离开这里,哪怕是青的请求。”

她轻轻地挥手,彼岸花的花蕊便摆动起来,打碎了蝴蝶。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快乐,这是真心的。”彼岸花微蹙着眉微笑。

“花,”青行灯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抬起一直低垂的头,“其实,我曾经也是人类。”

彼岸花的嘴角渐渐下滑,最后脸上只剩下了惊诧和迷惘。她的手指想要伸直,却怎么也无法移动。

“其实不管是妖怪还是人,都没有什么区别,”青行灯说,“你之所以对人类深恶痛疾,正是因为你懂得人间正义。但你堕入地狱,在给予他们应得的报复之后又以杀人为乐,正像我讲述怪谈开启鬼门一样,已是妖怪的行事。你曾站在人的角度讨厌行妖怪之事的恶徒,如今又以妖怪的角度玩弄人类。人类和妖怪只有力量上的区别,而人妖之道并非分明——只要我们想,也能接近正道,也能在阳光下生活,也能拥有普通的快乐悲伤……”

黑夜幽幽,灯火与星曜在遥远之外。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觉得获得了生存的意义的时候,它又要被剥去,一点、一丝、什么都、不留给我!!!”彼岸花带着哭腔的嘶吼着,操纵着花海的右手抬起,同时一连串的符咒飞速旋转在她身边。花儿裹挟着她的怒气以冲天的气势团团围住青行灯,一朵朵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的恶魔一般。

青行灯一挥手,从虚空中幻化出行灯,将狭小空间照得亮如白昼,蝴蝶们前仆后继地撞在花墙上消失得连光点都不剩。她单膝跪地,艰难地用行灯延迟花墙的侵蚀。

她只听到彼岸花在墙外的哭喊:“人类!人类!大家都消失得灰都不剩吧!!!就你那几只小家伙可是不够的啊!我和我的花已经不会再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符咒漫天飞舞,花田里一层层花如波浪般起伏。

青行灯感到一阵绝望,她并不觉得这些洞悉人心的花本身会对她赶尽杀绝,但在那之前,它们更会听从彼岸花的指令。或许自己也不过是花生命中的区区过客,在这种情绪驱使下就这样被花海吞噬了也说不定……

但是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对人那样趾高气扬,视人若尘芥的花真正想要的,也不过是背负着责任的自由。

那份力量与其说是为了杀戮,不如说是为了保护自己,虽然显然是过分了。

如果是死在她手下,我会觉得乐意吗?说起来,我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觉悟才回到这里的。

那么至少在死之前,要把心里话讲出来。

“花!如果你是认真地想要杀了我,就好好听我最后说的这些话吧!”

“你是笨蛋吗?我会傻到让你逃跑吗!”

“我不逃!”青行灯一咬牙,行灯又消失在黑暗里,只剩最后的一圈蝴蝶一点点破碎于花墙,然而已经有花枝划破了她的脸。

“……!”虽然彼岸花的手仍悬在空中,青行灯明显地感到花墙的侵蚀减弱了。

“我不会……不会再被骗了……我再也不会那么傻了,再也不会输给区区人类……”花墙再次凝聚起力量。

“傻花!要说输的话,我早就输了啊!!”青行灯拼尽全力地吼着,“如果不是放不下你,我是犯了几百年的傻才回来找你啊?!”

“你才是傻——”

“诶。”

她的手像断了一样垂了下来,花的攻击同时也慢了下来。

“不管是被召唤还是被净化,”没有消失的蝴蝶环绕在青行灯身边扑棱着翅膀,“我只是想把你带出这里……带出鬼灯给你的牢笼,因为你的内心,分明把它当作了堡垒。”

“牢笼……?堡垒……?”

“某个曾告诉了我很多他亲身经历的怪谈的妖怪,他曾对一个杀了自己千百遍的人说:‘若是想要离开此地便是牢笼,若是想要留下便是堡垒。’鬼灯的初心是好的,希望你终有一日能得到解放,但他没有料到这一天迟迟来不了。最终地狱变成了囚禁你的牢笼,你却以它为堡垒永远铭记着怨恨、绝望和固持己见的自怜自艾,然而这些早就被时间冲淡了。你对人类的蔑视也好折磨也好,都是对极度空虚的心的填补。你喜欢我的怪谈,也是因为已经放下了,对别人感兴趣,对外界感兴趣——也许你对人类的偏见和怨恨永远不会消去了,但我还是想带你出去。”青行灯深吸了一口气,“我爱你,花。这段时间来我无可救药地想要了解名为《彼岸花》的悲剧怪谈,最终找到的却只是一个想要一个山谷的阴凉的怯弱的女孩。我想要守护她,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我想为她挡住会杀死她的阳光,却能自由自在地呼吸。风和湖和悬崖,那都是她——你本该拥有的东西。”

青行灯陈述完这段表白的时候,彼岸花瘫坐在花丛里,素白的脸上已满是泪痕。

她的花儿悄悄地攀上手指。她低着头,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我也……最喜欢青了啊……青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和我作伴的人,是唯一找到了我的人,是即便我说很可怕的话也不会逃离我的人……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时间把一切都磨平了,哪怕是妖怪也会忘记怨恨,可如果没有了怨恨,我又该为什么而存在?在花儿们都找到了归宿的时候,我却浪迹天涯。我已经做好了永世栖宿地狱的准备了,谁知突然有一天,一只蝴蝶把花粉带到遥远的地方,明明是那么不屑的,我却被远方深深打动了。我多想一直一直跟着蝴蝶,但一切都太晚了,那么多年过去了,即便去了人间,我也只能以原来的态度面对人类。”

在彼岸花说话的途中,青行灯一步步地向她走去,脸上是疲惫却温柔的笑容。

“有什么不好呢,妖怪们大都如此。再说了还有我啊,我既不会放任人类对你的恶行,也不会放任你屠杀和胡闹。”

她轻轻抱住了彼岸花,修长的手指抚过彼岸花的黑发。

“但是花……”彼岸花紧咬着嘴唇。

“花儿们……已经告诉你它们的愿望了,看你的脚边。”

在覆盖了三途河畔全部土地的彼岸花海里,独独彼岸花的双脚周围没有一枝站立。

眼泪从彼岸花的眼角再次落下,她第一次听到那些细小到不可闻及的花灵的声音汇成一个响亮的合声:“一直以来谢谢你,已经足够了。”

*
博雅在门口来回踱步,不耐烦地说:“喂晴明,你就这么放走了两个有强大力量的妖怪就一点不担心吗?”

“担心……吗,说不上完全不担心,但如果是她们的话,多半会回来的吧。”晴明说完,继续练他的书法。

“呵呵,晴明先生难道也学会预言了吗?”八百比丘尼满脸笑意。

“那个青行灯小姐,好像说过她和彼岸花小姐有不浅的交情。”看晴明写字的神乐抬起头来说道。

辉夜姬紧张地说:“难不成,是吵架……”

追月神白了辉夜姬一眼,“那种事怎么想都不合理啊,昨天她们还在其乐融融地喝酒呢。”

“喂晴明,”上方的大天狗突然发声,“有异常,一条奇怪的红线朝着这边来了!等等,上面好像还有……蓝点?”

晴明的嘴角轻轻上翘,连最后的捺脚都舒展了些。

红色的鸟居大门之下,青衣和红衣的女子手牵着手。曦光微露,凉爽的夜风跳着它最后的舞。

-------------------------------

这篇是12月中旬打完的,当时还没有和怪化猫联动的消息,单纯是因为最近刚好看了且极度喜欢怪化猫所以加进来了,要说是在哪里……看过的人肯定都知道x药郎名言

07到17年十周年了可终于有消息了

真的联动真是太好了,超开心,飞起来!!!

不要太在意画风这种事情!故事好!药郎好看!考哥万岁!寓意也深!最后画风也成了优点了!

最后很抱歉把这么报复社会的渣文发上来!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