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是个智障
喜欢脑补和自虐
感想、同人和原创混杂,随心所欲
一直没有写大女儿的故事,希望有朝一日能写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鸟·狗·玉】更迭

※略有狗鸟
※是肯定被写过无数遍的梗,但毕竟我是第一次写我家啊【强行
※虽然标题那么说但我家狗没带过狗粮
※文笔吃屎嘿嘿嘿x
※对了不能忘了OOC【啥

*

*
“欢迎。”大天狗露出拘谨的笑容。

姑获鸟坐在枫树上,遥望大天狗、花鸟卷和陆生喜笑颜开地恭喜玉藻前打破本寮最快六星的记录。她无意识地抚摸着伞柄,轻声地叹了口气。

然而玉藻前在来到庭院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树上的身影。

他一直有所耳闻,第一只六星式神、六星中唯一的SR、大家的姑姑。如果自己早点来的话,少不了要受她关照。

但从晴明的语气中便能明白,此后或许不再有大家的姑姑,只有大家的大舅。

可隐隐地,他能感到面前三位式神眼中些微的敌意。

当察觉到这一点时,他明白他高估了自己——他成不了“大家的”大舅,这个寮里,只有“大家的”姑姑。

*

满月之夜,晴空无云,于是清辉遍洒庭院。式神们不约而同地出来赏月,一时间庭院内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博雅见状,更是搬出了一瓶瓶酒,招呼能喝酒的式神月下共酌。

受邀列席的玉藻前感到毕竟时日不长,即便有酒助兴,仍是无法融入早已互相熟识的这个式神圈子。不久他便兴致索然,然而倒能自得其乐,在喧闹人群中遗世独立,心如止水地欣赏着桃花掩映中的明月。

他向酒友们推托不胜酒力,婉拒了众人挽留,径自悄悄观察着不同的赏月组。如此一圈绕下来,不知不觉已走到灯火阑珊处。正在他将要折返时,双耳忽然动了动。

他隐蔽气息,寻找声音的来源。循着声音,他钻进幽深的树林,隐隐看见不远处有一开阔地,似有两人正在交谈。为不打草惊蛇,玉藻前屏息凝神,在听得清他们对话的极限范围处潜伏起来。

然而辨认出声音时却是一惊:那正是唯二没有参加赏月的大天狗和姑获鸟。一想到白天的场景,玉藻前的心情颇为复杂,于是更加在意起他们的对话来。

大天狗像是在劝慰姑获鸟:“你大可不必如此惊慌,毕竟晴明大人保证过暂时不会剥夺你的力量。况且这一路你如此为他付出,他立刻就落井下石未免太不近人情。”

“狗崽,你还记得那威风凛凛的白狼吗?我们曾经共事多时,而我最后眼睁睁看着她消失;我获得六星力量时牺牲了第一批同僚,即最初的山兔、座敷和椒图。你也不该忘了那个频繁更换,直到陆生才稳定下来的第三个六星位置,即便知道那位大人也是无奈,我却抑制不住地害怕终有一日他也会将我弃若敝屣。”姑获鸟冷静地说,“狗崽,其实这样的忧虑早在你一点点成长时就在我心底发芽了。如果不是我能协战,机制上也更适合探索,你早就取代我了。”

大天狗愣了一下,随即缓缓地摇头:“不,不……在我们心中,你一直是……无法被取代的啊。”

玉藻前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对着姑获鸟,那个大天狗竟能说出这么含情脉脉的话来,同时也惊讶姑获鸟对于对攻击力远高于她的大天狗的称呼竟然是“狗崽”,那就是说在她面前,大天狗也不过是个应当疼爱的孩子吗?

原来如此,这种不分等级的博爱,的确是他断然无法做到的。他虽然能变成女性,却始终无法从内心激发“母爱”。

不,他连父爱都无法给予。他连那两个孩子都保护不了。

而他的到来,却残忍地剥夺了她爱的权利。

“如果你真的想要夺回你的位置,我费尽一切努力也会帮你除掉他。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还是我的地位比他高。”大天狗冷峻的声音突然传来,顿时阴风阵阵,即便是玉藻前也感到心中一抖。

“你觉得我会做出这种事?”姑获鸟有些恼火,“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不顾手段按着自己的企图做事,你这狗崽到底要花多久才能长大?!”

大天狗眉头一拧就要反驳,可他看着姑获鸟的眼神却一点点柔和下来,最后侧过头避开她的注视,迷惘地说:“那么到底怎样,你才能回复到十天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姑姑呢……”

姑获鸟闻言并不作声,只是神情颓丧地低下了头,“回不去了……是我不够强大,比起我,玉藻前大人一定更适合带领他们。”

“他根本——”

“我根本没有你强大啊,姑获鸟。”

树影朦胧中,玉藻前缓步而出。

直到从躲藏处出来,玉藻前才发现他们一直在一棵晚樱下对话。这棵樱树虽然较其他晚开许多,其绝美姿态却不输给普通的樱树。花开未久,枝上还有花苞,花瓣也还未大片飘落。

“真是株好樱,不是么?”循着玉藻前的评价,姑获鸟和大天狗这才认真欣赏樱花。

“的确,是株好樱。”大天狗赞叹道。

然而姑获鸟却紧锁了眉头,一言不发。

玉藻前看着姑获鸟,心想自己还是应当尝试说些什么,或许能够解开她的心结。

“姑获鸟,我知道你的忧虑。一是怕六星被剥夺,二是恨我夺走你保护孩子的机会,三是害怕从此被放置一旁无人问津。我说的可对?”玉藻前无视大天狗愈发凶狠的眼神,直视着姑获鸟。

姑获鸟沉默良久,最终叹了口气,无奈地承认:“就是如此。”

“可,”玉藻前嘴角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我既不会允许为这个寮鞠躬尽瘁的你就这样被剥夺力量,我也不能够取代你在大家心中的位置,而大家也绝不会忘记你的关怀。是吧,大天狗?”

尽管对玉藻前的偷听行为和这番过于直白的言辞很不爽,大天狗还是点点头:“你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尤其是……对你吧。玉藻前笑意更浓。

夜风入樱,撒下第一帘碎花。

是株好樱,是阵好风。玉藻前的尾巴微微摇摆,心情因这美景而舒畅起来。

姑获鸟也抬起头,像是要寻找什么似的望着樱树。长发和鹤羽随风飘摇,她缓缓地伸出常年握伞的翅膀,不经意间,一片粉嫩的花瓣乖巧地落在羽毛尖上。

猝不及防地,她的视线模糊起来。过去的时光再次在脑中浮现,她守护过多少如樱脆弱的孩子又与他们分离,她什么时候没有尽自己的本分,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有错,你一直是我的路标,我的……信仰。”

带着温度和芬芳的白色羽翼环绕在姑获鸟身旁,泪水模糊的视野里,她看不清大天狗的表情,但从他的话语中却已能明确地感觉到他的忍耐、无奈和纠结。

大天狗是她一手带大的,曾经远不如她的孩子如今不仅能独当一面,而且成为了全寮的主心骨。幼时的大天狗又嚣张又冲动,总是嚷嚷着要打败她用上姑获鸟的针女。拗不过他,姑获鸟便把御魂借给他玩一阵,等他过足了瘾再收回来。可后来,当晴明提出交换两人的御魂时,他却以沉默表示反对。

“信……仰。”她咀嚼着这两个字。

“我看着你的背影长大,越长大,想要取代你的妄想却一天天减弱。我明白那是你的生存方式,所以即便寄人篱下无力反抗,即便身处高位立场难堪,我还是无法对你的痛苦视若无睹。”大天狗认真地看着姑获鸟,眼中是孺慕的纯真。

玉藻前见自己已然多余,便默不作声地退回到黑暗里。

*

“晴明,以葛叶旧友的身份,我有一事相求。”

*

“就是今天吧,六星转换仪式的日子?”青行灯一边抚摸着猫咪一边问旁边逗狗的彼岸花。

彼岸花慵懒地回答道:“是吧,不过也有传言说,晴明好像不打算转换了。”

“我倒希望姑获鸟不要被转换,”青行灯的面色凝重起来,“花可能不知道吧,晴明大人直到40级都没有SSR,在那之前一直是姑获鸟带领全寮。可能也是出于感谢,第一个六星时其实大天狗也是五星,晴明大人却选择了姑获鸟。如此情谊这么轻易地断绝什么的,我不能接受。”

“原来如此啊……”彼岸花若有所思,“噢,晴明他们来了。”

青行灯看着晴明一行人,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彼岸花,自嘲说:“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说呢?我们都曾爬到六星,而只一张符,一切都重新来过了。”

“我倒是无所谓,斗技什么的不是很累吗?现在这样无所事事反而好些。”彼岸花莞尔一笑。

“花……”青行灯神情复杂,欲言又止。

*

因为晴明的命令,所有的式神都在庭院集合起来。潜力式神们虎视眈眈地看着晴明手中的符咒,不知道这次会是哪个幸运儿被转换?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先开口说话的是晴明背后的玉藻前:“今日将大家聚集于此,并非大家所预料的那样是为了转换仪式,对于某些人可能是大失所望,在此我先诚挚致歉,毕竟提出要求的是我。”

顿时,庭院中一片议论纷纷。不为转换仪式,还能为什么?玉藻前来到这里的时日不多,难道仅因为作为妖怪的身份之高,连晴明大人都要礼让三分吗?

“各位,请肃静,”晴明的语气十分平淡,“其实即便玉藻前不做请求,我也有这个意向。不过为防止谣言横行,我决定在此郑重声明。”

庭院中顿时鸦雀无声,众式神屏声凝息地等待着晴明的下一句话。

“为表彰姑获鸟对本寮做出的巨大贡献,同时考虑到寮中大部对姑获鸟所怀的尊敬,我决定将姑获鸟的六星永久保留,这张写了姑获鸟名字的转换符即为明证。”

随后,晴明转向惊喜到木然地姑获鸟,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今后也请保护你所喜爱的孩子们,用你的力量。”

“是……是!”姑获鸟愣了一下才气势十足地回应道,在满庭院的掌声里懵懵懂懂地接过符咒,感激地看了玉藻前一眼,随后瞥到台下的大天狗,眼角突然又泛起酸意。

他衷心地微笑着,和众人一起拍着手,表情平静中有藏不住的喜悦,这几天的沉郁仿佛被一扫而空。

噙着泪水的姑获鸟禁不住喜悦,一跃下台,和她深爱的长大了的孩子们久久拥抱。

*

“那么为了庆祝姑姑进入六星殿堂,干杯!”

“噢噢噢——!!”

在那株遗世独立的晚樱下,式神们大摆筵席,能喝酒的式神和不能喝酒的都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随即爆发出一阵持久不息的欢笑。

酒到酣处的博雅一把拢过玉藻前,大大咧咧地说:“玉藻前也不要拘束,即便要换马换裘,酒也准够!”

正在发呆的玉藻前先是一愣,突然发现满席的式神看他的眼神里再没有了以前的疏远,甚至期待他也能加入。

他微微一笑,原来自己插的这一手也成为了他融入大家的契机,真可谓善有善报。

虽然熟悉的深爱的人都已离去,但我还是能这样生存下去的吧。

多谢你了,晴明。

玉藻前举起酒盏,一饮而尽。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