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647273疯人院常驻病人 高三咸鱼
然而入了ES新坑 主推knights主厨岚,总体来看是个全员推(不)看不透会长所以立场摇摆x不吃cp所以什么都能接受拒绝r18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悼/这是什么同人吗【滑稽

七月半,写给你。
【oocoocooc,油鸡话挺多的没这么沉默,还有他应该会对这情况做出更符合现代科学的解释
其实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啊
阿康是康特尔【这谁

*
男孩有些不知所措。
尽管他长得很高大,有些虚胖,但还是能一眼看出,他不过是个男孩。
男孩不太好看,甚至可以说,有些糙。
他背着一个斜挎包,照相机微微从包里探出了一角。戴着黑框眼镜,走路有些驼。
他穿一件蓝色短袖黑色中裤,他从盛夏走来。

男孩看着周围的景色,有些不知所措。
周围是冰蓝的花海,绵延不绝至他看不清的远方黑暗里。地形起起伏伏的是无数的小山丘,山丘顶上沉睡着无数宏伟的大理石十字架,十字架上搭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锁链。整个空间里有明明暗暗的光点,正是它们点亮了没有光源的空间。用余光可以轻易看出光点,可正视的时候却空无一物。他按照习惯给这纯粹的景色拍了一系列照片,然后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远处山丘上坐着另一个男孩。
他塞好了照相机,连忙跑向那座山丘。长相甜美的男孩枕着十字架沉睡,幽暗无光的天际里仿佛打下了一道光芒笼罩着他,让他看起来那么温暖那么明亮。

忍不住拍下照片,男孩又不知所措了。
他想叫醒那个男孩,但绝不忍心破坏这神圣的画面。
好在,沉睡的男孩正巧醒来了。他睁开眼,冰蓝的瞳眸里是整个世界。
“你好啊,我叫阿康。”他揉揉眼睛,微笑着向男孩打招呼。
男孩愣了一秒,“你可以叫我油鸡。”
“……犹羁?真是意味深长的名字。”阿康由衷赞叹道。
“呃……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阿康笑道:“哈哈哈,名字什么的并不重要,再说,在这里你也不用知道该怎么写。”
“嗯……”油鸡欲言又止。
阿康又说:“你有看过这些十字架吗?上面写的字,连我都看不懂啊。”
“没有。我现在去看看。”
油鸡凑到十字架前,看清了极富美感的未知文字,线条流畅舒展,但果然看不懂。而且他印象中也没有古代文明用这种字体,它太纤细成熟了。
拍完照,油鸡无奈地转过身,下定决心问道:“阿康,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吗?”
“这里是……灵魂的故乡。”
阿康站了起来,摇了摇发懵的油鸡的肩膀。“回忆一下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年少的孩子。”
“……我好像就记得,我要回去拿东西,然后打算在六楼从外墙爬到寝室……然后……啊!”油鸡想起了那阵惊恐和剧痛,不由得叫出了声。
“真是可怜。”阿康说着,却全无表情。
“……是啊,而且,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在意我的死活吧。”油鸡低下头,苦笑着说。
“你很想别人在意啊。”阿康还是微笑着,“你觉得自己很没用,觉得自己被大家排斥、讨厌?”
“大概吧……他们都不想和我一起。”
“我们坐下来聊吧,反正时间有的是。”说着阿康就坐了下来,花朵挪出了位置而茎自动聚集形成了一个软软的坐垫。
油鸡一边答应着一边也坐了下来,他的坐垫比阿康的要厚很多。
“那么阿康……?”
“我吗?我的故事说来话长了。简而言之是为了找一个早就消失的灵魂,抱着0.0%的希望来到这里的。”
“自杀?”
“不,老死。”
“……可你看起来比我还小。”
“因为我是灵魂啊,谁不希望嫩点可爱点呢?”阿康狡黠一笑。
“唔……是啊,如果我能帅一点的话,应该不会总被嫌弃了。”油鸡低下了头。
阿康眯起眼睛:“你觉得自己很可怜吗?”
油鸡一愣,回过神后憨厚地笑起来:“没有,生前我打游戏啊做手工啊,特别开心。而且也有欣赏我的老师。也不是完全不愿意和我说话,和男生都处得不错的,人脉也广……”
“认识,”阿康打断了油鸡的话,“和你玩,和你说话,不代表你们平等。”
“也不是啊,我们互相帮助……”
“你能这么想,当然是最好的了。”阿康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却深邃起来。
然后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油鸡先尝试打破沉默:“我……”
“我从遇到我要找的那个人,到她死在这里,只有短短三天。嘛,虽然之前也经常见面,但总是陌路人。说实话,直到她消失我才发现我有多尊敬她需要她,她给了我未来。”阿康平静地说,“人就是这样啊,直到永远见不到了才想去珍惜挽回,直到生离死别了才能说出真心的爱恨情仇,活几十上百年一直在为最后一秒做铺垫。路那么长,没人知道终点。”
“呃……”油鸡其实并不理解阿康在说什么。
“所以,可怜的孩子,你的朋友们一定会为你难过哀悼的。”阿康抬头看着油鸡,“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能给你多一点关爱,后悔当时对你爱理不理,后悔给你留下的印象竟是那样的。”
“不,我这样的人……”
“你把自己看得太低啦,孩子。”阿康连叫了两声孩子,哪怕在油鸡面前他如此瘦弱矮小。“越是害怕失去什么就越容易失去什么。我很明白你长期被冷落孤独一人的痛苦。但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外貌在你的时代并不重要,你本来就不必自卑。”
油鸡把头深深埋在两腿中间。世界好像温顺地趴在他身边的小猫,安静地听眼泪的滑落,然后打在花瓣上绽出彩虹。他忍不住开始抽泣,甚至呐喊嘶吼,不为别人,只因在最后听到了最想听到的话。
阿康慈爱地看着油鸡,仿佛老者面对少年。
冰蓝的花海被不知何处来的风吹动,一浪一浪地舞蹈着,花瓣四散在风里,周围笼罩着蓝色的光晕。天穹好像开了一个微小的口,油鸡能感受到自然的光线通过层层散射打在脸上的温度。
“啊,真快啊。”阿康有些遗憾地站起身来,“你要走了。”
油鸡猛地抬起头,用有些鼻音的颤音问:“嗯?!这是濒死体验吗?”
“不是,你已经死了。这可以理解为向混沌中去。我不知道那到底是转生还是绝对的死亡,总之,你将不复存在。”
“这不符合科学……”
“你和我说话本身就不科学。”
“那你呢?”
“在这里呆着,第一次不出去就再也出不去了。”
“为什么只有你?”
“因为我见不到其他人。”
“你这是从结果推理由,从数学的角度讲逻辑不通。”
“好吧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太搭理你了,你问题真多,而且就喜欢刨根问底。”
“额……我难得找到一个愿意听我说话的人……”
“好了快去!”阿康有些急躁地一拍油鸡,油鸡不自主地浮了起来顺着风螺旋而上。他刚想挥手告别,却发现自己早已没有了实体,化作那些光点中的一员。
阿康朝他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挂上漂亮的笑容。
油鸡有些难过,他想做些什么向阿康表示感谢,但他流不出眼泪也说不出话,只能紧盯着阿康,看着他越来越小越来越暗,最后消失在变为暗蓝色的花海。现在他周围是灿烂的星空,头顶的光芒越来越暖和,越来越明亮,自己沉浸在眩目的光里,仿佛他也是一束光。
既息,一切归于沉寂。
“——她让我转达。”
康特尔的身影瞬间消失,那游离的光点又晃晃悠悠地飘向更深处。

现在想来还是会一次次怀疑,是不是恶作剧。
如果真是就太好了。
「我怕我没有机会,和你说一声再见。」
你知道吗,小强走的那天,我哭到根本唱不了一句歌词。

评论 ( 2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