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647273疯人院常驻病人 高三咸鱼
然而入了ES新坑 主推knights主厨岚,总体来看是个全员推(不)看不透会长所以立场摇摆x不吃cp所以什么都能接受拒绝r18

© 七月雨中_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隔过时间的重逢

一个平凡并套路到不能再平凡套路的故事。
BG,甜【?
只是很想写写安静的感觉,然后由于没怎么检查过指不准会出很多bug,也有些是觉得没必要刻意说了稍微想想就通了x


----正文
又来了。
连续好几天,梅都被一个晶蓝光点所困扰。它在黑夜里摇晃着,仿佛长明灯般永不熄灭。而习惯了夜晚黑暗的梅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晚也是如此,她刚刚熄了灯,光点立刻亮了起来,还满屋子跑。
她有些生气,跳起来尝试去抓那个光点。然而光点闪避极快,轻松躲过了梅的左冲右突,不经意间梅已经来到了门前。光点顿都没顿,径直穿过了木门。梅气急败坏地打开门,光点正耀武扬威地悬在半空。
梅后脚蓄力,借助魔法的推动冲到和光点同样的高度。她觉得这次一定能抓住了,但光点只是晃了晃,一摆身躲进了重重森林。梅则双手抓空,还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剧烈的痛感让她冷静下来,她皱着眉头想了一秒钟,决定追上去。
梅是一只精灵,有尖耳朵、莹亮的蓝色瞳眸和灿烂的金色长发的那种。
荧火草忽闪忽灭,各色的光芒朦胧在夜雾里,森林深处传来夜莺和杜鹃的歌声。树木高大繁茂,层层叠叠地打碎了月光。传说每一棵树下都沉睡着一只远古的精灵,正是他们永保树木不老不死,守护着精灵数万年来赖以生存的土地。

为了向光点消失的方向追踪,梅选择了一条从没走过的艰难道路。平时有无数先人踏出的小道可以走,但这次她不得不自己在荆棘丛灌木丛中寻找通道。哪怕用简单的防御魔法做了保护,等到她走到一片空地时,身上也划开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
但是,哪里都找不到那个光点了。
她觉得有些害怕,既不想沿原路返回,但又找不到平时走的那条路。黑暗的森林里哪怕有熟悉的夜啼和荧火草也还是让她心惊胆战,毕竟,她只有一个人啊。
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草丛里突然传来簌簌轻响。梅惊恐地想要钻回灌木丛,而看到来者的瞬间立刻安下了心。
那是一只通体莹蓝的梅花鹿。
梅从没见过这么美的鹿,它的身体仿佛透明一般,发着微微的光,身体高大匀称,四条腿强健修长。梅花鹿见到这个不速之客没有丝毫惊慌,反而绕着她转了一圈,用蹄子蹬了蹬地面示意梅跟它走。
梅懵懵懂懂地跟在梅花鹿身后。那只梅花鹿有神奇的力量,所到之处荆棘为之开路,灌木为之挪移,它像森林的主人一样悠闲地踱着步子,而周围的一切都是臣子,惶惶然低下头叩拜。梅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但被光点扰乱的心情,却一点点恢复平静。
在最后一片枯死的灌木丛前,梅花鹿停了下来,示意梅走上前来。梅乖乖地向前踏了一步,屏住呼吸不知将要发生什么。那片枯死的灌木顿了一下,还是强制性地动了起来。那些枯枝败叶一边动一边折断落下,落到地上就化成了灰。
梅看着地上的一层灰,心里莫名觉得有些怀念。
梅花鹿举起蹄子,让梅先走。梅有些害怕,但还是沿着弯弯曲曲的隐秘古道摸索前进。

眼前,展开一片浩渺的湖泊。
恢宏的星幕垂在宽阔的湖泊上,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星空。巨大的下弦月悬在半空,它绚烂的光芒涂满了远处的森林,却被苍蓝的湖水所吞噬。湖的周围盛开着壮大的冰蓝花海直到视线无法越过的山坡,山脊一线排开高大的精灵木,那是天空的轮廓。
而在湖面的正中央,是一棵古老的樟树,撑开的树冠笼罩了那座小岛,樟树下,隐隐约约立着一座建筑物。但是由于太过遥远她辨不清楚建筑物的大小。
在梅为眼前的景色所震惊的时候,梅花鹿也钻出古道来到湖畔。它郑重地敲了敲蹄子,于是清风骤起,世界开始流动——冰蓝的花瓣乘风而舞,瞬间铺满了泛起粼粼微波的湖面,剩下的在空中长久地飞舞着,那是时间转动的象征。
同时,从小岛延伸而来一条紫红色的花路,破开冰蓝花瓣,静静地来到梅的脚边。
梅看向梅花鹿,她看到它笑了笑。
梅踏在坚实的花路上,仿佛身处梦中。头顶的下弦月光芒夺目,将冰蓝花瓣抹上一层层黄蓝的光晕,使她每往湖中走一段路都觉得自己的存在感愈发淡薄。她不知道要去见谁,她不知道是谁要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迎接一个孤儿,她不知道是谁布置出这个地方,那么华丽,那么纯粹,又那么熟悉。

湖中央,一棵树,一座小屋。
那个蓝色光点,静静地等在门前。梅上岸以后,光点渐渐向外延展,直至变成一个少年的模样。
少年对着梅笑了笑,他长得很好看。和梅一样的尖耳朵,但头发是黑色的。他点了点那扇门,请梅帮他打开。
梅走进古朴的小木屋,不知为何,只有这里始终散发着尚新鲜的气味。室内的陈设迷之丰富,两个书柜,两把椅子,两张床,一个饭桌,两个书桌。饭桌摆在中间,其他的物件呈对称摆放。书桌前有一扇窗户,微风从那里徐徐地漏进来。
饭桌上还摆着热气腾腾的鱼和面包,两个盘子,两碟果酱,那两把椅子端端正正地相对,距离饭桌有些远,似乎是刚刚离席去取什么东西似的。
幽灵少年也做了个推门的手势,径直来到饭桌前坐下。
梅见状,也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她和少年相视许久。但她看向少年的眼睛的时候,觉得他虽然也看向自己这边,却没有看到她。
少年先温和地笑笑,端起面包沾了果酱开始吃。梅一想到这是幽灵的东西就不敢去碰,只能咽下唾沫看着少年吃得津津有味。
少年吃掉了自己那份,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梅,似乎在问她为什么不吃。梅有些慌张不知如何解释,只装作镇定地想要去抓面包。果不其然,掏了个空。她尴尬地抬头看向少年,却发现少年已经掩起嘴巴笑的拍桌。
“有什么好笑的!”梅生气地吼道。
少年又笑了一会儿,突然发现生气的梅,立刻有些畏缩地严肃回来,低了低头表示道歉。
“你……听不见声音吗……?”梅看到反应迟了半拍的精灵,突然有些可怜他。
对于精灵而言,听力和声音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星河旋转着,夜晚流逝着。
少年没有回答梅的问题,只是偏过头看向窗外。梅也跟着他的视线看向窗外,依旧美的惊心动魄。梅花鹿已经在河岸坐了下来,遥遥望着这边。
少年突然站了起来走向窗外,梅也赶紧跟了出去。少年对着那头梅花鹿挥了挥手,梅花鹿突然站了起来,它仰向天空长鸣一声,忽然,一声尖锐的嘶鸣刺破平静。梅四处张望着,而少年已转向某个方位,等着什么东西的到来。
梅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从西方天空飞来。等它差不多来到山坡上方,梅才看清那是一只狮鹫,传说中的神兽!
狮鹫带着狂风降落在小岛上,吹开了半径五米内的花瓣,吹得小木屋摇摇欲碎。
她惊讶得合不上嘴,少年是什么人,竟能命令梅花鹿唤来神兽?难道他就是这个地方的主人吗?少年和狮鹫显得非常亲昵,在他面前,狮鹫露出很满足的笑容被他摸着头,尽管少年作为幽灵并不能碰到狮鹫。
突然,少年走到狮鹫旁边,右脚一蹬就骑上了狮鹫的背,仿佛有实体一般!他向吓呆的梅招了招手,示意她也乘上来。尽管没有弄懂为什么少年突然能触碰狮鹫,她还是跃跃欲试地爬上狮鹫宽阔的背,随着少年一拍狮鹫的后颈,神兽的翅膀再一次掀起狂风,一瞬间已冲上樟树之巅!那对强劲的翅膀的每一次拍击都驯服着混乱的气流,等到他们能看到最近的萨普镇的时候,狮鹫已经完全能依靠气流滑翔了。
高空的凉风阵阵扑在脸上,翱翔于天空的快感涌进梅的脑中。她抓住狮鹫背后的毛大声欢笑着,愉快地转来转去环视四周的森林和宏伟的星空璀璨的银河。她从未离月亮这么近过,那光芒仿佛只属于他们!
少年似乎也很高兴,他的手抓着狮鹫的毛,跟着梅无声地欢笑。

十几分钟后狮鹫转了个弯,降落在梅花鹿的湖畔。降落旋起的狂风将周围十米的冰蓝花连根拔起,满地徒留花瓣。少年先熟练地跳了下来,梅则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满面笑容地回味着刚才的旅途。
梅花鹿的眼里带了些悲伤,它不自觉地把头伸向少年,然后穿过了他。惊觉,它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而这时,少年仿佛未卜先知般,来到它面前站定。
梅花鹿低下了头,少年微笑着抚摸它。
凉风在世界盘旋高歌,星辰流转,月牙渐沉。
少年转过身来,看着那所小木屋。他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但梅没有听懂。
“会汝以千年,感恩之至,梅·阿基德那夏。”梅花鹿抬起头来朝着梅,她脑海中回响着空灵的声音。
阿基德那夏,这是一个任何精灵都不会忘记的姓氏,那是远古时期的一位空前绝后的精灵王,正是他以一己之力开拓出这片现在需要千万精灵守护的森林。而精灵王却终生不娶,死后没有修筑恢弘的墓室,而是葬在了一棵不起眼的小树下。
“梅……”梅仿佛受到巨大的打击,几乎无法站稳。
“他说,千年后相见。”狮鹫以低沉的声音说道,“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之后已经过了上万年。本来你们该在晴朗的午后见面,一起吹着微风吃你也能吃到的点心……但时间过得太久了,这个花费了他最后几年全部心血的墓也快要走到尽头,好在,你还是来了。房子和樟树还留在那里,而进入夜晚后我们惊奇地发现,他一早就备好了夜晚的见面,甚至比白天的更为华美。”
冰蓝的花海,辉煌的下弦月,盛大的星空,每一样都美得超乎现实。
“他……能看得到我吗?我们真的见了面吗?”梅转身看向那个男孩。
“没有。或者,你见到了,而他没有。”
“万年前,他面对着空气演了刚才的一切吗?”
“是的。哪怕只是单方面也好,他还想再见你一面。”

梅沉默了很长时间。
“梅·阿基德那夏,到底是谁?”
“是我的主人。”梅花鹿空灵的声音又回荡在脑海,“精灵王克瑞的童年挚友,大地的女儿。她为了拯救濒临灭绝的精灵族而背叛大地,将本该寸草不生的这里变成繁盛的森林。作为代价,她重回大地,意识清醒而不得不面对永恒的黑暗。我和狮鹫一路跟着她来到这里,也就是此处的守护……不,是守望者。精灵王凭借梅的力量获得王位,实际上他也没让我们失望,在短短一生中建立起精灵的盛世。他想再见梅一面,同时向梅道谢,下令贵族全部在将死之时葬于树下,凭借精灵自己的力量滋润这片土地。这样梅就可以从永恒清醒的黑暗中逃出,继续她一开始就被克瑞打断的梦想。她的梦想是……”
“爱之,生而后死。”
梅用远古的语言说出了这句话,整整比现代长了一倍的时间。
狮鹫和梅花鹿闻言没有一丝惊讶,立刻半跪并恭敬地说:“恭候已久,吾主啊。”
万年的黑暗,把她一直视为绝对寄托的那段见到白日的时光都吞噬了,模糊的光影,模糊的人影,模糊的声音,一切一切都变的漆黑,抹上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时间,留下的却不是后悔,而是坚定的满足,她一半的愿望已经完成。
“那么,你们愿意,陪我完成另一半愿望吗?”梅偏过头微笑着。
“无需多言,这本是我们活到现在的夙愿所在。”狮鹫说道,“我们现在就出去吗?由于您的回归,这里的时间正常流动,这个世界不多久就要陨落了。”
“嗯,走吧。请你们带路。”
说着,梅花鹿和狮鹫就向着入口走回去。他们一路沿着古道,即将回到那片空旷地。而就在狮鹫的尾巴刚刚离开古道的瞬间,碎落的灌木突然悬浮起来一层层掩住了通道,仿佛封死的城门,他们的心猛地下坠,想起了那对万年前的笨蛋挚友。

“克瑞,你要吃草吗?”
“我不吃。”
“你会饿的。”
“但吃了会死。”
“死是什么?”
“死就是一道封死的城门,到那里就是终点了,没有意识,没有光也没有黑暗。”
“真好,我想去看看。”
“好啊,我陪你。”

“他说,他会陪我。所以,我要让他陪。”梅的笑容里没有一丝悲伤,“对不起,让你们在这里守了那么长时间。世界那么大,你们理当自己享受,而不是永远被我束缚。这片土地已经不需要守护者了,所以,我应当随时代逝去。”
“梅——!!你要对那个自私的精灵痴心到什么地步!他不过是个想沾你的光获得权力的骗子而已!”梅花鹿愤怒的声音轰击着梅的头脑,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梅,你还太小……以为爱就是一切了,其实这世上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超越这肤浅的爱的。”狮鹫也尝试改变梅的心意,尽管以他的经验来看根本不可能。
梅没有再说话,灌木还在一层层封路,连梅花鹿的心电感应都传达不到了。

梅独自一人回到河畔,冰蓝花静静地掀起波浪,那个男孩还在那里,凝视着小木屋。梅走到他身边,坐在了被狮鹫的旋风卷起又落下的厚厚花瓣上。
星月垂垂,风声瑟瑟。
“克瑞,我啊,真的不想再看见那片黑暗了。那是一种被无限分割的轮回,是我从这一次意识到我还活着,到下一次我意识到我还活着的轮回。我提着灯笼在无边黑暗里,那灯笼发出的也是黑暗,因为本身就没有什么值得照亮。然后我突然明白了,我的人生该结束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照亮我,它被无限地拉长,哪怕有微光也不过埋没在黑暗里。与其这样,不如以你为我生存的唯一理由就这样死去,因为你,就是我的繁华盛世。”
梅深吸了一口气,风中有淡淡的花香。
突然,男孩靠着梅坐了下来。梅吃惊地看着他,发现他坐的地方比花瓣高了两三厘米。
这是一个奇迹,还是他已经预料到了全部?
月亮坠到了天边,东边天空微微泛白。星星有些累了,纷纷淡去颜色进入梦乡。梅等待着光线刺穿她的瞬间。
她把手放在花瓣上,她知道克瑞会把手叠上来。

评论
热度 ( 2 )